电脑版
繁体

46.他怎么能这样不知廉耻?

    白寄岚在路上想了很多要跟大哥说的话,但真到了面前,却还是有点不知道要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兄弟俩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两人同时开了口,又差不多一起停下来。

    白映山笑了笑,道:“我的伤不碍事的

Loading...